經過阿姨、舅舅、外婆大家連番攻勢,加上本身心煩,

昨天下午我還是簡單包袱款款啟程返鄉

下午三點搭上高鐵、一個半小時後抵達左營、換兩班火車到屏東,

再由舅舅接我到屏東基督教醫院,

抵達醫院大約是下午六點半之前,從台北到屏東歷經約三個小時左右


為什麼我家在高雄要把爸爸送到屏東基督教醫院? 
這就是我不懂的「社會現象 
因為大醫院(原本爸爸屬意到長庚)很難排到病床
屏基這邊有舅舅認識的醫生,方便安排、醫療照顧也比較周全,

到醫院的時候,我小姑姑和我小表弟在病房陪我爸



看到爸爸第一眼,除了感覺很沒氣色,很累,其他各方面倒是還好,
還會跟表弟開一點玩笑, 
前兩天檢查了「椎間盤突出」照X光片醫生表示暫時沒有急迫威脅,所以排除了這個原因, 
又檢查了耳鼻喉科,在耳平衡方面也沒有問題, 
後來我跟表弟一起去吃晚餐, 
吃完之後小表弟(高中生)騎腳踏車載我回家, 
好好笑!好久沒被腳踏車載了,上一次有印象坐腳踏車大概是國中時候吧! 
我表弟還是個瘦小的小夥子耶~
想不到還載的動我,我們兩個就嘻嘻哈哈的回舅舅家,昨晚是睡在舅舅家。
(舅舅家好無聊喔!沒有第四台可以看

 

今天上午睡醒又去醫院,爸爸又去做檢查,
今天是做腦部顯影掃描,被護士用輪椅推回來的時候,剛好媽媽也到了, 
爸爸坐在輪椅上,頭垂垂的完全沒意識的樣子,看起來還真可怕, 
爸爸說是施打那個顯影劑會不舒服, 
後來中午時候,主治醫生的助理來跟我們說明今天檢查的結果, 
原因是左小腦有輕微腦中風現象,
因為是很輕微的,所以沒有到真正中風的明顯症狀, 
症狀就是頭暈、四肢麻痺,
既然檢查出真正原因了,醫生同意可以出院,禮拜一再回診就可以
聽到「可以出院」,爸爸突然有精神起來! 
我和媽媽、姑姑的意思,是偏向讓他住院到下週一,其他的所有檢查都一次做完,比較保險,
可是爸爸突然變的很有精神,清楚的告訴護士他要出院, 
接下來,更是馬上生龍活虎起來,竟然還自己偷偷去把點滴流速調快, 
我跟媽媽去吃午餐回來,看到點滴滴的超快, 
我問說怎麼突然變這麼快? 
爸爸說是他自己去調整的, 
我說注射太快手臂血管會不會不舒服? 
這個病人先生馬上說不會,
接下來就辦理好出院手續,整理收拾東西回家。

回到鳳山,爸爸說他想要先去理髮, 
因為住院好幾天他都沒有好好洗頭、刮鬍子(真的很愛漂亮!) 
由姑姑陪他去理髮院(走進理髮院的時候,都不用人家攙扶、就跟平時一樣靈活) 
爸爸把留了將近四十年的西裝油頭一口氣剪成小平頭了, 
我出生有印象以來,爸爸一直是整齊俐落的西裝頭, 
加上我爸數十年如一日標準妝扮是襯衫領帶西裝褲,
所以大部分人都覺得我爸爸是很斯文、高知識、讀書人的形象, 
以前爸爸開店在學校附近,經過的學生還會對他敬禮說「老師好!」呢! 
我大學時候寒假帶同學回家玩,同學還說:「你爸爸好好看喔!」 
突然看到爸爸的標準西裝頭不見了,我心裡真的有點難過, 
以前梳油頭的時候,可以掩飾白髮,
現在變成小平頭,白髮立現,稀疏的髮根頭皮也更清楚、更顯蒼老,
唉!這就是人生吧!該來的終究是會來,還是要面對。




好在爸爸今天可以出院,又有小姑姑來陪他,好像心情很好,
回家巡視一下曠了幾天的帳務工作,
現在跟姑姑在聊天,聊的還蠻開心的樣子吧!
等下我吃完晚餐就搭高鐵回台北囉! 
心情雖然不能輕鬆,但是原本的擔心總算是消除了,
台北見囉~

 

 

 

Jasminela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